關於部落格
貼圖區
  • 3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重名路牌為何兩年無人睬

  鄧海建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23日02版)   兩年前,媒體曾以《重名的廣場南路,咋就用起來了?》為題,報道了河南鄭州高鐵東站旁的“廣場南路”與先前官方正式命名的其他道路重名,顯然違規一事。當時鄭州市地名管理辦公室表態進行“集中整治”,但2年多過去,且鄭州市人民政府發佈的正式命名通告也已半年有餘,違規情形依舊。(《大河報》10月22日)   作為城市窗口的高鐵地帶,硬是出來一條重名的馬路,這會給很多按“名”索驥的市民帶來不小的麻煩:比如導航沒法選擇,快遞沒法投送,周邊業態也會遭遇“名不正”的困擾……按理說,路名重名,糾錯就好,但部門之間的扯皮推諉,活生生讓“廣場南路”成了歷史難題。   來看看相關部門的說辭吧:鄭州地名辦的說只負責起名字;鄭州東站地區綜合管理辦的說這非業務區域;鄭州鄭東新區管委會將之推給了交警;鄭州市交警支隊第八大隊則說“誰設置誰整改”……看起來人人都是責任人,較起真來人人都無責任。   推諉扯皮,見怪不怪。經濟學者樊綱曾在《人間的“扯皮”與科斯定理》中提出:我們生活中處處事事都在與人打交道;我們生命的一大部分就是在人與人之間的各種“扯皮”(被人扯和扯別人)之中耗掉的;社會財富中的很大一部分,就是消耗在扯皮之上的。美國新制度經濟學派經濟史學家道格拉斯·諾思和約翰·瓦利斯曾試圖測算美國經濟中交易成本占資源耗費總額的比重,研究發現,提供交易服務各部門所用掉的經濟資源,在1870年占美國國民總產值(GNP)的25%,而在1970年增長到50%以上。   當然,有些交易成本沒法避免。但從現代治理來看,就像制度經濟學對“產權明晰”奉若圭臬一般,權力者對“責權利對等”的明確,是第一要義。眼下,自上而下在止庸治懶,各地也都在曬權力清單,但權力清單外的事情,也同樣要緊。就像鄭州的那塊路牌,也許都不在這些部門的“清單”之內,但從權力倫理出發,哪家不該把這活兒攬過去?   一塊路牌,折騰了兩年還沒解決,究竟是誰的責任呢?這個問題,恐怕需要確立“首問負責制”來解決。也就是說,儘管按規定不是你的責任,但民眾找不到具體責任人的時候,相關被“首問”的部門要接單,要帶著問題找下去。  (原標題:重名路牌為何兩年無人睬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