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貼圖區
  • 3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杜老闆的窩囊事

  趙玉剛   一天上午,偵查監督科的檢察官張勝早早來到單位,剛進辦公室,他表哥杜老闆就跟進來了。還沒落座,杜老闆就著急地說:“表弟,我讓人家訛上了,他們讓我拿50萬元錢,要不就要滅門。”張勝一聽,覺得事態嚴重,讓他報警。“好,我聽你的!”杜老闆急匆匆地走了。   幾天后,公安局刑警大隊送來一本卷宗,提請批捕三名犯罪嫌疑人。張勝接過卷宗,發現案中的受害人正是表哥杜老闆。   之後的幾天,張勝又是閱卷,又是訊問,案情漸漸明朗了。原來無業青年馬勇、張建和歌廳小姐宋露是“鐵哥們”。一次,他們聚在一起說起掙錢的門道,馬勇說:“找個有錢有身份的人,抓住他的把柄,敲詐他,來錢快。”宋露接過話茬:“我闖盪這些年,結識不少有錢人,隨便約一個去開房,張建冒充我老公,闖進去‘捉姦’拍照,有了證據還愁敲詐不了他?”張建一聽來了精神:“那人顧及名譽,肯定寧可破財,也不報案。”就這樣他們一拍即合。   第二日下午,他們來到縣城的賓館開好房,馬勇、張建在附近溜達,宋露則開始物色“倒霉鬼”。她打開手機,選中了杜老闆。   快下班時,杜老闆接到宋露的電話:“杜哥,我是宋露,在賓館呢。”聽著嗲聲嗲氣的嬌音,杜老闆忙說:“好!你等著,我馬上過去。”   杜老闆今年四十多歲,十年前開始做加工飲食保健用品的生意,由於善於經營,企業一步步壯大,至今已擁有上千萬資產。幾年前,他和宋露有了交往,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和宋露的感情越來越好,漸漸把她視為紅顏知己。   杜老闆開車趕到賓館,進了宋露的房間。不一會兒,樓下馬勇的手機振了一下,這是約定的信號,“倒霉蛋”上鉤了。他們立刻帶著砍刀,闖進了屋內,看到宋露和杜老闆衣衫不整地縮在床上。馬勇拿起照相機衝著他們一頓亂拍,張建揮起砍刀,架在杜老闆脖子上。宋露滾下床,一把抱住張建的大腿哭著說:“老公,我錯了!”張建顯得異常惱火,揪著她的頭髮,吼著說:“我饒不了你!”說著還照著她的臉打了兩巴掌。馬勇拉住張建,打圓場說:“別打了,家醜不可外揚,讓他拿些錢算了吧。”   杜老闆在生意場上縱橫馳騁了這麼些年,還沒經歷過這樣的陣勢,他篩糠般顫抖著身子說:“你們別、別揍我,我給、給錢,說、說個數吧。”張建瞪著眼,厲聲說:“限你三天,拿出50萬來,打到我的卡上。”杜老闆忙不迭地答應了。宋露匆匆溜了,張建也跟了出去。馬勇臨走又回頭囑咐:“別報警,否則沒有好果子吃。”   不知過了多久,杜老闆緩過神來,恍然大悟:他們這是串通一氣佈下的陷阱啊!   次日上午,杜老闆心慌意亂地坐在辦公室,突然手機響了一下,來短信了:“請將50萬元錢匯到這個賬戶,否則將那些艷照送到你家,發到網上。”杜老闆為難了,自己經營的企業舉步維艱,哪有50萬元錢。   以後的幾天,對方的電話、短信接踵而至,不是要讓他身敗名裂,就是要把他家斬盡殺絕。杜老闆心驚肉跳,寢食不安,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了,只好跑到檢察院,上演了開頭的那一幕。   張勝辦案很利索,沒用幾天就把那夥人批捕了。不過幾天后,張勝聽說性情剛烈的表嫂知道了這事,和表哥鬧翻了天。這回杜老闆可慘了。唉!這窩囊事也是他自找的!   (作者單位:山東省慶雲縣檢察院)  (原標題:杜老闆的窩囊事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